百度出局,BAT已成過去時?觀點

智谷趨勢 / 嚴九元 / 2016-08-30 14:47
BAT已成過去時,中國互聯網格局從“三足鼎立”演化為阿里與騰訊的“兩極對峙”,AT時代正式到來。

不止百度出局那么簡單,AT對峙,互聯網最大地震正在發生

◎智谷趨勢丨嚴九元

BAT已成過去時,中國互聯網格局從“三足鼎立”演化為阿里與騰訊的“兩極對峙”,AT時代正式到來。

最近,阿里和騰訊先后發布2016年二季度財報,可視為AT時代到來的正式宣言書。

阿里收獲了自IPO以來最強勁增長,新一季收入同比增加59%,達到321.54億元人民幣;騰訊則實現了自2012年以來最大增幅,新一季收入同比增加52%,達到356.91億元人民幣。兩者的總市值都站上了2400億美元。

阿里與騰訊已將國內的競爭對手遠遠甩在身后。處于第二檔的百度和其他公司,與“AT兩極”遙不可及的隔著超過1800億美元的市值。BAT在體量上已不構成足以相稱的三強。

如果加上同屬阿里系的螞蟻金服600億美元估值,阿里已跨入3000億美元俱樂部;而騰訊也同樣進入了全球互聯網版圖的第一陣營。對照全球互聯網公司的巔峰:Google市值5400億美元、亞馬遜市值3600億美元、facebook市值3500億美元。中國的AT兩極,同時拿到了向“國際互聯網三座大山”挑戰的資格。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之所以成為兩極,除了市值上的絕對領先,更為重要的是,在中國的互聯網格局中,只有阿里與騰訊兩家構筑了各自完整的生態體系。

但擺在AT兩家前面的并非必然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爭斗,在萬物互聯的時代,阿里與騰訊已為我們每一個人設下風格迥然不同的互聯網生活入口。這當然不是非此即彼的選擇,但對于用戶而言關鍵的問題在于:不同的入口之后,導向的是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態。而每一個用戶對不同生活形態的需求程度,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AT兩極誰能占得未來競爭的先手。

AT時代其來有自,各自攀上一極,阿里騰訊兩家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理念和路徑。從戰略規劃以及實現,各自“出海”參與國際競爭的方法和優勢,以及最核心的生態體系構成與相應的服務能力三方面加以分析,我們或可窺見“兩個入口”之后,屬于你我每一個人的互聯網生活圖景。

一、阿里在玩命布局,騰訊在拼命賺錢

阿里有個重要的變化,從本財季開始,首次按照四個部門披露財務信息,除了核心的電商業務,其他三個部門分別為云計算、數字媒體及娛樂業務、創新項目及其他業務。

“你還認為阿里只是一家電商公司?很多投資者已經不這么看了。”在2016年第二季度財報發出后,阿里巴巴用了這樣一句話作為微博的開頭。

電商仍占了阿里營收的大頭,但其最受人關注的是業務版圖的重鑄,云計算、數字媒體和娛樂、創新項目被明確為三大“新興引擎”:

云計算

在阿里的所有業務中,阿里云拉出了最陡峭的增長曲線,從增速上看,阿里云已超過了亞馬遜旗下云業務。摩根史丹利因此斷言阿里將轉型為一家數據公司,而德意志銀行則在研究報告中認為,阿里云營收規模已超越谷歌,呈現“亞馬遜AWS、微軟Azure和阿里云Alibaba Cloud”的“3A”格局,預計到2020年,云計算收入將超千億,占據阿里總體收入的27%。

大文娛

盡管仍處于整體虧損中,但已擁有巨大的體量和接近300%的收入增速,背后是海量的用戶與廣闊的服務空間。

菜鳥網絡

菜鳥網絡的核心價值在于其物流大數據和云系統。瑞士信貸將之評價為一種創新商業模式“共享物流信息系統”,里昂證券將其定義為 “數據公司”。菜鳥同樣處于虧損狀態,但通過大數據驅動的社會化物流協同平臺,不僅構筑阿里電商在物流速度和成本上的競爭壁壘,更大的目的則是成為中國商業基礎設施之一。

核心電商之外的三大板塊,恰好體現了馬云對阿里業務“履帶式前進”的規劃,即旗下業務輪流領跑,按照計劃:

2017-2019年,當下已成600億美元估值的超級獨角獸螞蟻金服領跑;

2019-2021年則阿里云接棒;

2021年-2024年,菜鳥將挑頭。

如同接力運動員一樣,阿里系業務將逐一輪流接棒。

阿里人自稱:這是“要在陽光燦爛的日子修屋頂”。通過大數據云計算、支付和金融、物流、大文娛、農村淘寶等一系列布局,阿里初步具備了向整個商業社會提供互聯網基礎設施并進行升級的能力。

有人評論,這一次對新業務矩陣的集中展示,體現了阿里離開舒適區的決心。據說阿里云剛開始創立的時候,除了王堅,阿里董事會里沒有一個人知道云計算到底要干什么,但馬云依然堅持年復一年的巨額投入。菜鳥、文娛、農村淘寶似乎正在經歷相同的歷程。

如果說阿里的目標不再成為一家單純的電商公司,騰訊則是把所有的好鋼都用在最為鋒利的刀刃上,越來越成為一家最為龐大、賺錢和不可挑戰的游戲公司。

手機游戲是騰訊王冠上的寶石。新一季度手游貢獻96億元收入,這個數據在2015年的四個季度分別為44億、45億、53億和71億元。

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騰訊手游呈現爆發式增長,并為騰訊帶來了豐厚收益。

由于智能手機的普及,中國PC端游市場的增長在近幾年已呈減緩態勢,而騰訊早在2014年就確定將公司主業向手機游戲轉移。在2014年第四季度的財報中騰訊即宣布:“在網絡游戲方面,公司將在中國市場的領先地位由PC擴大至移動端。”而就在此前的兩會期間,馬化騰向媒體明確表示的騰訊主業將是布局全球手游。

與馬云不停的折騰、尋找新邊界不同,馬化騰在專注于持續吞噬游戲市場這塊大蛋糕。人們印象中騰訊最大的殺手锏——社交產品,對營收的貢獻其實只占小頭。

馬化騰曾表示:“過去大家都以為騰訊什么都會做,我們也走了一段彎路。這兩年我們變化很大,把越來越多業務都砍掉了......自從進入手游運營后,很多精力都在布局全球手游,這是我們的主業。”

如今,中國蘋果應用商店里排名前十的游戲中,騰訊占6個;前二十中,占10個。

騰訊代理的英雄聯盟,長期占據世界最賺錢網游的寶座,高峰時期占到全球網絡游戲收益的將近12%。在整個2015年全球PC端收入前三的游戲: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地下城與勇士,其中國代理商都是騰訊。

游戲也是騰訊將社交軟件上的優勢轉化為收益的最核心渠道。手Q和微信成為騰訊手游獨一無二堪稱恐怖的渠道壁壘。同時,騰訊敏銳的抓住了端游IP手游化改編的趨勢,拿到了大量端游時代競爭對手的優質IP改編手游作品的運營權,比如與盛大合作的《熱血傳奇》、從巨人公司手里拿來的《征途》;另一方面是不斷推出新的智能手機游戲類型,比如釣魚類游戲和新的角色扮演類游戲。

而手Q和微信成為了游戲玩家進行展示、與朋友溝通合作、分享游戲周邊的最佳途徑,進一步吸引了海量的注意力與用戶。

新一季的財報中還沒有將全球頂級游戲公司、明星產品“部落沖突”的開發商Supercell的收益計算在內。今年7月25日,《華爾街日報》披露,歐盟已經批準了騰訊以大約86億美元收購芬蘭手機游戲開發商Supercell 的交易。《華爾街日報》就此評論:這一騰訊史上最大的海外收購表明,該公司已徹底回歸自己最擅長的游戲領域。

Newzoo的數據顯示,整個2015年騰訊總營收為150億美元,其中騰訊控股的游戲收入高達85億美元,這意味著來自游戲的貢獻早已過半。而通過收購Supercell,騰訊控股的游戲收入至少暴增至130億美元。這不僅意味著在全球996億美元的游戲市場中,騰訊將獨霸13%的份額。同時也預示,騰訊未來七成以上的收益將來自游戲。

騰訊已經達成全球最大游戲公司的目標,并盡情收割著中國游戲市場爆發與全球手機游戲爆發的雙重紅利。美國《財富》雜志甚至斷言:“騰訊將不再以社交媒體巨頭的形象示人。”與阿里苦心下注未來不同,對于騰訊來說,最好的時光就是現在。

二、靠什么翻越“國際三座大山”?

與騰訊收購Supercell一樣,阿里也有自己的明星級收購。今年4月,阿里宣布10億美元收購東南亞“淘寶”Lazada。這是中國電商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海外投資。

但復盤出海歷程可以發現,阿里走出去,并不局限于電商業務。就在收購Lazada的同時,阿里云計算剛剛完成新加坡數據中心的擴建。

云計算才是阿里出海的先鋒部隊。今年5月,阿里云計算挺進日本市場,在日本設立數據中心;同時進入韓國市場。第一階段,服務聚焦于游戲、電商、通訊等行業,從此以后,中日韓公司將有可能使用統一的云計算平臺,一起拓展其全球業務。加上今年年內啟用位于歐洲、澳洲、中東的數據中心,加上已開服的美國東部、美國西部、新加坡和香港數據中心,阿里云將在全球范圍內與AWS和AZURE競爭。

除了云計算,阿里旗下菜鳥網絡也進入了日本市場。隨著菜鳥的服務,中日跨境電商交易運費下降30%以上。同時,菜鳥網絡和哈薩克斯坦郵政在俄羅斯、中亞、東歐達成跨境電商和物流全面合作。以俄羅斯為例,此前俄羅斯用戶在速賣通上購物收貨最長需要1個月,如今已經提升到3.8天的平均速度。

目前菜鳥旗下跨境網絡已經接入了全球110個倉,服務覆蓋224個國家和地區。

支付寶的出海則更深入。今年第一季度,螞蟻金服投資的印度“支付寶”Paytm用戶數達到1.35億,比2015年增加逾5倍,登上世界第四大“錢包”位置。

支付寶已經深入70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Airbnb、Agoda、Bookings等各大酒店和住宿預訂網站;Uber、Grab等在內的打車軟件;喜達屋、萬豪等跨國連鎖酒店集團,還有眾多航空公司,美國、英國、日本、韓國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7萬多家門店接入了支付寶。

在去年的美國之行時馬云曾說:“未來十年海外市場要占到阿里收入的一半”。

這句話的核心詞其實是“未來”。在出海策略上,阿里并不單一依靠成熟的電商業務直接收割利潤,而是遵循業務版圖重鑄的邏輯,以大數據云計算、物流網絡、支付和金融構筑基礎服務,同時帶動電商業務進行海外拓展。

但必須注意到,阿里出海所涉及到的云計算、物流網絡等都屬于最前沿的領域,既要與全球巨頭競爭,同時在技術和商業上充滿了不確定性,阿里押注“未來”能否成功,仍待觀察。

騰訊的關鍵詞顯然是“當下”,確保自己在全球范圍內最大游戲公司的地位。

收購Supercell絕非騰訊首次涉足國際游戲市場。2014年7月的世界移動游戲大會就披露,騰訊針對游戲行業的投資案例已達50個,覆蓋10個國家地區。其中2010年和2014年分別是騰訊在游戲領域投資最多的兩個年份,同時也是騰訊切入手游市場的關鍵時點。

在過去十年中,騰訊在全球范圍內共并購了32家游戲公司,包括16家PC游戲公司、16家移動游戲公司,其中25家為海外游戲公司。此外,騰訊還分別投資了1家主機游戲公司、1家網頁游戲公司,以及1家游戲出版公司。累計投入超過100億美元。

以營收數據來看,在整個游戲行業,騰訊已排名全球第一;在手機游戲領域,騰訊排名全球第三。但從收入結構來看,騰訊游戲收入的主要來源仍是中國市場。收購Supercell的目的很簡單:實現“主業”手機游戲霸主地位,并以此為跳板,將騰訊游戲業務打入國際市場,實現真正的全球第一。

如今,騰訊已擁有開發英雄聯盟的Riot Games(拳頭游戲),還擁有Epic Games約40%的股份,同時也是韓國游戲開發和發行公司CJ Games的大股東,在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和Glu Mobile也占有一定份額,而暴雪又以59億美元收購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公司。

在全球范圍內,騰訊已建立起了從游戲開發、發行、運營、競技,到信息和周邊產品的全套生態鏈,甚至可以說,騰訊間接控制了全球前十大游戲公司約三分之一的游戲收入。

相比游戲業務在世界范圍內的攻城略地,騰訊的社交業務海外拓展卻低調得多。

早在2005年之前,QQ在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國家進行運營,始終有點不溫不火。2013年后,微信也開始出海。但對比Whatsapp和FaceBook,微信海外用戶增長難以突破瓶頸。從新一季度財報來看,微信的賬戶增長速度明顯降低,從一季度的單季增長6000萬回落到了二季度的4300萬。

可以看出,騰訊的全球布局嚴格依照了馬化騰的“手游主業論”,社交被置于次要的位置,游戲才是狂飆突進的主力軍。這與全球游戲市場的上升態勢,與騰訊本身收割當下的戰略思維都密切相關。

毫無疑問騰訊將在未來很長時間內穩坐全球游戲業霸主的寶座,但問題也同樣明顯:如果要與Google、亞馬遜、facebook這互聯網“國際三座大山”對標甚至競爭,單憑游戲是否足夠?游戲顯然是最為賺錢的行業,但縱觀互聯網歷史,從來沒有一家游戲公司能夠與Google這樣提供互聯網基礎技術或者亞馬遜這樣提供互聯網商業基礎服務的公司競爭。

騰訊在游戲領域的輕松收割,以及伴隨收割習慣而形成的公司戰略,其基礎是中國特色(經濟、政治和社會分層結構等多方面因素構成)的年輕人群亞文化,以及隨之而來的游戲文化和游戲市場的爆發。但這個基礎是一個特例,而并非普適。騰訊在海外的攻城略地,目的在于從生態鏈上控制整個游戲行業,但最終變現最大的落腳點還得回到中國市場。

而商業基礎設施的提供則是普適的,也意味著遠比游戲領域長袖善舞來得艱難。反觀阿里,電商本身也并非可以短時間內收割的行業,這好比修建商場,大樓無法憑空而起,道路、水電煤必須先行。這注定阿里只能以商業基礎服務為先導出海,既為電商搭橋修路,其本身將成為更大的生意。

三、你面前的兩個入口

無論業務結構如何變化升級,淘寶始終是阿里的靈魂所在。

淘寶之于阿里,不僅是發祥地和最重要業務這樣簡單。淘寶是阿里直達用戶、了解用戶和賦能用戶最為核心的場景,是阿里建設人與商業的關系的起點,也是阿里在此后發展所有商業形態的靈感來源。觀察淘寶的演化策略,就能更清晰的看出阿里整體戰略的走向。

淘寶日活用戶在6月份平均每天打開淘寶次數達到7次,每天淘寶用戶發表超過2000萬條評論。阿里巴巴CEO張勇在新季度財報中表示:“憑借智能數據驅動的社交、社群和個性化服務,我們改變了4.34億活躍用戶在平臺上的互動方式,逐步實現[email protected]的愿景”。

喊出“[email protected]”,說明阿里在微信崛起之后的社交恐懼已經確定了一個新的應對。

阿里對淘寶更徹底的改造,是想通過智能數據的驅動,使淘寶從運營流量向運營數據升級,并以此成為一個徹底開放、向商家和買家提供工具化的基礎服務(數據產品)、從而具有自我生長活力的生態圈。

數據是淘寶未來的關鍵詞,據說阿里內部的研究部門已經提出了“一切業務數據化、一切數據業務化”的方向;數據同樣是阿里未來的關鍵詞,以大數據和云計算為基礎,提供商業、支付、金融、物流等各方面產品,最終完成智能商業時代的基礎建設。

如果說阿里的目光是向下,深入未來商業形態的底層構筑基礎設施,那么騰訊的目光則是向上,收割用戶的時間和注意力。

我們的注意力就是騰訊的寶庫。在新一季財報解讀中,騰訊披露, MMOG游戲的ARPU值(每用戶平均收入)在人民幣310元至415元之間,休閑游戲的ARPU值在人民幣85元至350元之間,智能手機游戲的ARPU值在人民幣150元至165元之間。如此高的ARPU值來源于海量用戶,更關鍵的是來源于所占據的用戶時長。

根據Quest Mobile公布的2016年6月APP使用總時長排行榜,騰訊旗下微信、QQ、QQ空間和QQ輕聊版,在時長最長的網絡社交領域前十位中占據四個,并霸占頭兩名。

目前,以微信為代表的社交業務,商業應用場景的搭建仍未成熟。對于社交軟件利用,騰訊最為得心應手的仍然是發揮渠道優勢,吸引用戶時間和注意力,以游戲業務帶來最為便利和豐厚的變現。

一邊是全球游戲整體生態鏈的把控,一邊是中國用戶所貢獻的注意力,這即是未來騰訊帝國的兩根基柱。而騰訊所有戰略的出發點,都建立在持續鞏固加強這兩根基柱之上。

隨著AT各自攀上兩極,少數巨頭為全民提供互聯網生活入口的時代已經到來,在這個時代,中小互聯網公司將在巨頭的基礎建設上寄生并共同形成和繁榮生態圈;你我每一個人都將被納入和生活于此生態圈內。

而阿里向下夯筑,騰訊向上收獲,入口之后,是截然不同的互聯網生活。

阿里將以數據和計算為基礎,負責交易、支付、物流以及商業工具等全套“互聯網水電煤”基礎建設;阿里的服務將構成未來商業的底層,而我們的生活與從此生長出來的商業生態息息相關,我們自己也同時是商業生態得以繼續生長和進化的因素。

騰訊則將以微信和QQ為代表的社交軟件、媒體平臺、全球把控加全產業鏈布局的游戲,構成了另外一個完整的生態圈,我們每一個人的時間和注意力,是這個生態圈所囊括最為關鍵的資源,也提供這個生態圈最為重要的產出。

兩個不同的生態圈,是阿里和騰訊兩家公司不同風格的投射。阿里起于草莽,擁抱三教九流無所不包的商業大眾,具有負重和拓荒的韌勁;騰訊更像是含著銀湯匙出生,其明星產品總能契合當下時代,具有爆發式席卷用戶并變現的能力,在“工程師文化”的沉穩面具背后,果斷和高效才是其最大的特征。

無論如何,AT就是中國互聯網發展至今的精華所在,不同在于,騰訊已經在大把收割現在,而阿里正專注于下注未來。而“兩極”之后,我們每一個人與之息息相關的未來,正在加速到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智谷趨勢(zgtrend),決策者的首席情報顧問。2016胡潤中國最具影響力財經自媒體50強。



1.砍柴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砍柴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砍柴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砍柴網或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砍柴網編輯修改或補充。


閱讀延展





最新快報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