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云千萬美金投資美國租衣平臺 共享衣櫥“星火”能“燎原”嗎?有態度

騰訊科技 / 石小月 / 2018-03-16 10:22
近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和執行副主席蔡崇信通過藍池資本又對這家美國租衣平臺Rent the Runway(RTR)投資了2000萬美元。

“共享衣櫥”是一個并不新鮮的概念,從2009年開始,硅谷就出現了第一家對外出租禮服的項目——Rent the Runway。

近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和執行副主席蔡崇信通過藍池資本又對這家美國租衣平臺Rent the Runway(RTR)投資了2000萬美元。

共享衣櫥模式誕生以來,此前,國內多家租衣平臺都未熬到“出頭日”,陸續停止運營。整個租衣市場長期處于不溫不火的靜默狀態。

因而,此番投資對國內并不景氣的共享衣櫥來說可謂是打了一針“強心劑”。

在服裝行業中,天性愛美的女性一直都是服裝消費的主力群體,女裝也在服裝行業中占據巨大的市場份額。但俗話說“女人衣櫥里永遠少一件衣服”,女性對衣服有著喜新厭舊的態度,每件新衣都面臨著從“寵妃”到“廢妃”的悲慘命運。基于此,一種新的服裝購買方式——“共享衣櫥”悄然來襲。

共享衣櫥在模式上大同小異,其核心就是租借。按月、季度、半年或一年在共享衣櫥的平臺上交費成為其會員,然后在這些共享衣櫥平臺上選擇每次租借的衣箱,依靠快遞的往來輸送,實現衣服更換,這就是衣櫥“共享”的含義所在。

此次對美國租衣平臺Rent the Runway的投資,并非阿里在時裝租賃平臺的首次嘗試。2017年9月,阿里作為領投方之一,投資國內女裝月租平臺“衣二三”。此前,雙方曾展開合作,“衣二三”接入芝麻信用平臺,芝麻信用分600分以上的租賃用戶,即可免付300元押金。對于阿里來說,除卻對商業模式的創新,此番重金投資,無疑也是借此來完善其在租賃業務上的布局。

據公開消息,Rent the Runway成立于2009年,主要做禮服服裝租賃,2016年起開始轉型增加日常服裝租賃服務。在阿里此次投資前,Rent the Runway已完成E輪投資。曾分別于2010年獲1500萬美元A輪融資,2011年獲1500萬美元B輪融資,2013年獲2440萬美元C輪融資,2014年獲6000萬D輪融資,2016年獲6000萬美元E輪融資,在獲阿里巴巴此輪投資后,Rent the Runway融資總額約1.9億美元,公司估值預計也會突破8億美元。

在Rent the runway上,用戶可選擇按零售價10%左右價錢單件租賃。衣服可以隨時更換,平臺方會承擔郵費及干洗費用。除價格優勢外,針對用戶在試裝上的物理空間體驗區隔,Rent the runway在2016年還開辦了線下體驗店,支持試衣和租賃,線上線下聯動來提高用戶粘性。

讓奢侈品像快消品一般流通,時常有新衣服穿又不浪費,對于本身日常沒有能力購買高端品牌的女性用戶來說,具有極強的吸引力。

目前,國內類似Rent the Runway的共享衣櫥也有不少,但整體發展狀況并不樂觀。在我國,共享衣櫥燃起的“星火”究竟能否“燎原”?帶著這個問題,本文將從共享衣櫥國內外公司融資狀況、盈利模式兩方面對共享衣櫥進行盤點,并分析共享衣櫥行業現狀及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共享衣櫥融資狀況

下圖是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整理,從公司的成立時間、企業類型、融資情況及金額、輪次等方面對國內共享衣櫥融資現狀進行了總結。

1. 共享衣櫥行業融資輪次整理

根據已披露融資情況的創業公司得知,目前,國內共享衣櫥獲融資的公司約8家,其中大部分處于天使輪和A輪,速度最快的公司已到C輪。

2. 共享衣櫥公司創立時間

從成立時間上看,最早的共享衣櫥公司Rent the Runway(RTR)成立于2009年。在2014年8月,女神派成立,中國開始出現了服飾租賃平臺這一商業模式。該階段主要以禮服等特殊場景的服裝租賃為主。2014~2016年間,也是共享衣櫥公司成立的高峰期。

現存兩種盈利方式——租金與第三方品牌抽成

租金

以國內共享衣櫥平臺“衣二三”為例,衣二三主要采用的模式是是可租可買模式,只要衣服在庫即可加入衣箱。目前,平臺中的一件衣服最高批次穿到了十幾次,而美國的Rent The Runway每件衣服可以達到讓用戶穿到30次。

這類模式的好處體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衣服購買成本固定,而隨著服裝流轉頻次增加,租衣平臺所賺取的租金營收增長,中間產生的利潤也隨著租衣頻次的累計水漲船高;

其二,平臺上的衣服可供用戶直接購買。一件衣服在租了多次后如果被用戶買走,等于是給盈利又上了一道加持。

加之,許多租衣平臺在加大自有品牌比例,自主設計、工廠下單,成本僅為引入品牌的一半,盈利空間更廣。

第三方品牌抽成

服裝租賃平臺名聲及月活起來后,會吸引很多國內外輕奢品牌進行入駐。

此時,對第三方的租賃平臺來說,一方面可以賺租金;另一方面又可以擴大自身的影響力;同時如果租賃者喜歡還可以順便賣掉衣服。

租金和服裝售賣帶來的雙份收益,有利于減輕平臺的資金和庫存壓力,這樣租賃平臺就不再需要買斷品牌服裝去放租了,而且還能按租金抽成。這種輕模式不僅不會造成現金流壓力,而且還能增加外有的常服款式。

共享衣櫥創業關鍵:成本與供應鏈管控

2014年8月,女神派的成立,拉開了中國服飾租賃的序幕。在此后三年時間內,共享衣櫥領域共發生12起投資事件,融資總額達8.46億。但頭部公司還沒正式開戰,市場已經經過了一輪洗牌。

2015年末開始,摩卡盒子、愛美無憂、有衣等多家平臺陸續停止運營。直到去年9月,衣二三完成5000萬美元C輪融資,拿到該領域目前獲得的最大單筆融資,阿里巴巴、紅杉、IDG、經緯等列隊之后,大家才開始正視共享衣櫥這個市場。但之后,整個市場又進入了觀望期和靜默期。

此次馬云大手筆美國租衣平臺Rent the Runway(RTR),再次將人們的目光吸引到共享衣櫥中來。

此前,衣二三CEO劉夢媛接受采訪時表示,“共享衣櫥”模式的爆發在于從傳統的高端禮服租賃轉變到日常著裝租賃,未來中國市場很大。據她透露,目前衣二三在單點經濟模型上已經實現盈利。專家認為,“共享衣櫥”的確抓住了女性服裝的痛點,但用戶習慣培養和市場拓展仍需較長時間。

1、市場環境與發展現狀

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 我國女裝市場以零售額計算由2011年的4117億元增加至2015年的7324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5.5%。預計2020年我國女裝市場的零售額將達13996億元。2011年至2015年,女裝平均消費由730.1元增加至1261.8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4.7%。預計2020年我國女裝平均消費將達2,368.7元。

隨著人們消費觀念的改變及女性經濟能力的提升,加上淘寶、天貓、京東的花式營銷,女性在服裝上的花費只會“越來越多”。

正所謂,女人的衣柜里永遠少一件衣服。

女性與生俱來愛美的需求,對著裝的要求較高,更換也相對頻繁。服裝租賃恰好以較低的價格滿足了女性對高端服裝的需求。

在被“共享經濟”轟炸的近兩年里中,消費者的觀念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很多東西,其實不一定要占有,與人共享也不失為一種好方式。比如,騎一輛共享單車去地鐵,去咸魚上賣掉不用的耳機,通過Airbnb共享一個房間。借著共享經濟的浪潮,教育了市場,消費者對共享租賃的認知在不斷提高。目前市場消費的主力的交接棒已經遞到了85后和90后身上,他們思想觀念觀念開放,對新事物的接受度也比較高。

充電寶、雨傘、籃球、甚至健身房都在紛紛被“共享”。那么,照理來說,共享服飾應該也不是問題。

2、“共享衣櫥”日常服裝租賃模式的可行性

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認為是一種新業態,很多東西可以共享,但并不是每種都能保持健康、持續發展,而衡量發展的標準就是到市場上檢驗,“如果只靠燒投資人的錢是不可持續的,有用戶覺得有用的產品、服務才能支撐公司的發展”。

“衣二三”劉夢媛認為“共享衣櫥”是未來的大趨勢,衣食住行四個領域中另外三個方向都已經產生了共享經濟型的獨角獸公司,服裝共享也是這兩年資本市場在追逐的熱點。而且共享衣櫥和日常購買并不沖突,以衣二三為例,其實是站在了共享經濟和新零售的交匯點上,通過租賃試穿的模式,使得產品抵達消費者,“衣二三”其實在做對傳統電商購買行為的解構,會員制時裝月租平臺將會是服裝電商未來的重要方向。

“共享衣櫥”行業另一家公司女神派CEO徐百姿同樣認為,女性著裝有其痛點:現代女性衣櫥里有八成衣服穿了不到5次,共享衣櫥能低價解決這個問題,同時減少了污染和浪費,更為環保。至于這種模式能否推廣,關鍵是提高運行效率,提高衣服的流轉。

3、共享衣櫥行業之痛與可預見的未來

近年來,“共享衣櫥”模式一直處于冰火兩重天的境況。一方面,借著共享經濟的風潮在不斷獲得投資。但與此同時,其商業模式轉變本身又似乎存在悖論。

“目前國內二手物品文化并未,用戶還沒有習慣去網上‘租‘東西,尤其是衣物這種貼身的品類。”創業者們亟待解決這些行業痛點:

成本問題

共享衣櫥經營模式中,衣服寄出和寄回的費用都由平臺方負責。快遞成本是其中一個重要支出,如果一個月30天中消費者每天都在不斷寄還衣服,單是快遞成本就需要200元左右,平臺方將入不敷出。一位租賃平臺負責人說,“而這部分成本又是硬性支出,在不提高租賃費用的情況下,很難保證快遞服務質量,更不要說衣服的質量了。”

觀念問題

盡管國內共享經濟市場一片火熱,人們也逐步接納“共享”的新興生活方式,但是共享衣櫥的理念并未得到大眾的青睞。因為對于中國人來說,衣物一直在私有化的范疇里,和他人共享衣物在衛生和心理上都存在障礙。對于長時間與陌生人共享同一件衣服這件事,很多女性無法接受。即便是已在美國獲得初步成功的Rent the Runway,也是從使用頻次較低,價格昂貴的禮服租賃起步,慢慢地擴展到日常及無限換衣系列。

供應鏈把控問題

目前,租賃平臺上的每件衣服大概會流轉20-30次。衣服的多次流轉,消費者對衣服的衛生存在顧慮,且服裝屬于非標品,款式繁多,同一款式還分不同的尺碼和顏色,要滿足不同消費者的需求,對于庫存管理和選品能力也是很大的挑戰,如何在把控庫存成本和滿足用戶需求之間尋求平衡,適用服裝按月訂閱且無限次更換的模式,考驗著供應鏈各環節的把控能力。

互聯網時代,共享的概念在越來越火爆。在“共享經濟”背景下,新型共享模式的共享衣櫥,思考產品和服務才能支撐后續發展,共享衣櫥究竟能否共享“美麗”,一切仍待市場來考驗。

(注:文中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石小月】



1.砍柴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砍柴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砍柴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砍柴網或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砍柴網編輯修改或補充。


閱讀延展




最新快報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