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績爆雷余震后,影視傳媒上市公司Q1的表現如何?

水煮娛
2019
04/11
12:59
指月
分享
評論

2019年4月9日晚間,隨著華誼兄弟、光線傳媒、芒果超媒等多家影視傳媒公司公布業績預告,截至目前,絕大多數影視上市公司都已經披露了Q1的業績預期:

業績爆雷余震后,影視傳媒上市公司Q1的表現如何?

在集中處理商譽問題的背景下,多數公司都選擇將減值虧損留在2018年。如今塵埃落定,2019 Q1作為資本市場復蘇的第一站,著實讓從業者和投資者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各個公司表現良莠不齊,除了業績基本持平的公司外,本文將一一解讀其他上市公司的2019年初表現。

爆雷余震,華誼兄弟等需要時間重整旗鼓

2018年報A股上市公司業績集體爆雷,有不少公司業績虧損額動輒數億甚至數十億元。對這些公司來說,2019年Q1通常是用來過渡的——2018年遺留的問題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季之內完成翻轉。

對華誼兄弟這個踏空整個春節檔的電影巨頭來說,Q1是一個看前期工作,不看業績的時間段;

慈文傳媒年初經歷了大股東變更,也同樣處于“過渡期”。新資本的進入緩解了此前大股東馬中駿股份大量質押的外部風險,憑借慈文傳媒的制作能力和項目儲備,在2019年接下來的三個季度或許會有不錯的表現;

至于唐德影視則仍然無法走出《巴清傳》的陰影。這部大制作無法播出對唐德影視產生了全方位的負面影響,目前唐德影視已經向《巴清傳》主演高云翔提起訴訟。

作為其中的代表,華誼兄弟2018年快報凈利潤虧損達9.86億元,同比下降219%,這種頹勢也延續到了2019 Q1,虧損為9,172.25萬元–8,672.25萬元。

公告中表示虧損原因主要是Q1期間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電影《云南蟲谷》及《把哥哥退貨可以嗎?》票房不及預期,相比2018年同期上映的影片《芳華》《前任3:再見前任》完全不在一個量級。電視劇方面,2018年Q1有《好久不見》的收入加持,2019年Q1同樣不及。

業績爆雷余震后,影視傳媒上市公司Q1的表現如何?

業績乏善可陳,華誼兄弟2019 Q1的關鍵詞在于——借錢。年初至今,華誼兄弟已經披露了不同形式的四次大型借款合約:

戰略合作借款——與阿里影業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并質押馮小剛參股的東陽美拉公司70%股權,從阿里影業借款7億元;

發行可轉債——向Mount Qinling Investment Limited(騰訊關聯方)發行3000萬美元的可轉債票據,用以《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導演羅素兄弟合資公司的運營管理、影視劇的開發制作、系列大片IP的采購等,騰訊將獲得相關項目的優先發行權,以及選擇投資權;

“典當資產”銀行借款——將持有的英雄互娛不低于15.06%、不超過20.17%的股份為公司向浙商銀行自2019年1月25日起兩年內的借款提供質押擔保,擔保期限為兩年,擔保金額為不超過7.7億元。

大股東提供無息借款——4月9日,華誼兄弟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忠軍將提供無息借款2.7億元作為財務支持。

可見,華誼兄弟2019 Q1基本在積蓄力量的階段。年初,王中軍長篇發言反思,直言要親自抓電影主業,以轉變2018年以來主控電影項目的頹勢。而這最需要的是資金和時間——一方面,公司內需要完成調整,另一方面,華誼兄弟需要大量現金流來開展新項目。2019年華誼的《八佰》是其最為人所矚目的電影,這部影片的成敗很大程度上會影響華誼振興的步伐。

另外有一個好消息是,華誼兄弟4月8日宣布入選了“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對寒冬中備受質疑的華誼兄弟來說,這個稱號或許稱得上“字字千金”吧。

院線低谷蓄勢,票房大盤等待進口片救援

電影票房整體數據來看,2019年Q1累計票房171.4億元,同比下滑9.5%,一季度觀影人次下滑為4.8億,去年同期為5.61億。僅有票價上漲,2019 Q1國內平均票價為35.9元,同比增長6%,考慮服務費的情況下增長達7.5%。

雖然有《流浪地球》創下僅次于《戰狼Ⅱ》的票房記錄,但2019年整體票房卻呈現了頹勢。這種趨勢從春節檔起就十分明顯:觀影人群下滑、票價上升維持了表面的增長,3月份國產進口票房雙雙失利,41.39億元比去年同期的51.2億元減少了9.81億元,跌幅約19%更是坐實了Q1電影市場的冷淡。

業績爆雷余震后,影視傳媒上市公司Q1的表現如何?

《驚奇隊長》撐起了3月票房

萬達電影作為國內院線龍頭公司,其收入表現略好于票房大盤:觀影人次下滑幅度基本持平,1-3月累計票房27.6億元,同比下6.50%,低于Q1票房整體9.5%的下滑幅度。這也意味著,票價因素在萬達電影這里體現得更為明顯。相較于橫店影視的三四線擴張戰略,萬達院線的品牌仍然對票價有所加持。

同為大型院線的橫店影視、金逸影視未披露Q1業績預告,另一家規模相對較小的公司幸福藍海凈利潤1000萬至2300萬,同比去年下降77.79%至48.92%,跌幅極大,原因來自三個方面,全國電影市場票房同比下降的影響導致公司票房收入有所減少;新建影城數量同比增加導致成本費用增加;同時收購標的重慶笛女阿瑞斯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一季度出現虧損。

除了最后一項非常規因素外,幸福藍海的問題也是其他院線公司不可避免的:近兩年瘋狂擴張、銀幕數高速增長會給院線公司帶來巨大的壓力,如果2019年電影大盤不能繼續增長,這些院線恐怕很難繼續支撐新建影院的成本。

4月份是電影大盤開啟反攻號角的開端。萬眾矚目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有極大概率突破漫威電影的所有票房記錄,進口片拯救國內票房市場,或許是上半年影院公司們的最大指望了。

崖底眾生態,華錄百納甩賣藍火后有望復蘇?

曾經的綜藝巨頭華錄百納在2018年巨虧33億元,虧損額一度超過當時的公司市值。作為商譽暴雷的“代表”公司,2018年12月華錄百納將廣東藍火以410萬元的價格甩賣——2014年公司花了25億元才完成收購。這預計會對華錄百納今年造成12-18億元投資虧損,也是華錄百納2018年巨虧的主要原因。

【鋒芒智庫】在2018年中期《市值從500億到50億,華錄百納還能從崖底爬起來嗎?》一文中對這家公司做了全面分析和預測。目前來看,華錄百納的操作正在預測之中:在2018年甩掉累贅資產,以巨額虧損的方式換取2019年的輕裝上陣。

業績爆雷余震后,影視傳媒上市公司Q1的表現如何?

2019年Q1預告中,華錄百納果真扭虧為盈了:雖然盈利僅有500萬-1000萬元。公告中稱盈利主要來源于劇目的海外發行及過往劇目的二輪發行,主流衛視晚會類節目的內容營銷以及媒介資源的硬廣項目投放等。也就是說,華錄百納甩掉問題資產后,一方面依靠庫存項目二輪發行回籠收入,另一方面在公司的營銷業務上也保持了正常運營。

但甩掉藍火后,華錄百納整體業務規模顯然也大幅縮小了。華錄百納的現金流尚可,未來或許有兩個可能性:

一是緩慢重建節目制作業務以圖恢復;二是來自大股東的下一步資本運作——2018年公司實際控制人則由華錄集團變更為何劍鋒,后者是美的集團創始人何享健之子。在華錄百納官方網站上已經出現了美的置業主導開發的文旅項目,華錄百納今后也有可能作為“殼資源”被注入新的資產,完成重組。

總之,華錄百納與藍火的這段不堪往事塵埃落定后,該割舍、虧損的業務已經基本處理完畢,上市公司的剩余價值是不會被浪費的。

至于樂視網,這家位于更深處的懸崖底的公司未來似乎更為黑暗——截至4月10日,樂視網暫停上市的危機仍未出現任何新的轉機。

【來源:鋒芒智庫               作者:指月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華誼兄弟 光線傳媒 芒果超媒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最新文章

相關推薦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