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誼兄弟電影主業搖擺致巨虧,實景娛樂項目一地雞毛

水煮娛
2019
05/06
12:01
李丹昱
分享
評論

華誼兄弟(300027.SZ)從提出“去電影單一化”到再次聚焦電影主業,前后不過四五年時間,主業搖擺背后,留下的卻是燒錢的新項目和“失語”的電影主業。

近日,華誼兄弟披露的一份虧損10.9億元的年報成績單,引起行業熱議。數據顯示,華誼兄弟2018年實現營業總收入38.91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0.9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31.9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1.81億元,同比下降1001.40%。

在影視行業并不景氣的2018年,影視公司虧損并非個例,同為影視巨頭的華錄百納(300291.SZ)和光線傳媒(300251.SZ)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8.47億元和-2.85億元,但是顯然,華誼兄弟的虧損數額更大。有業內人士向藍鯨產經記者指出,華誼兄弟的虧損,從數據上來看主要是商譽減值導致;但從業務來看,該公司屢屢試水文旅項目后營收并不理想,也是造成其業績困境的重要原因。

電影、實景娛樂均無爆款,多手段融資彌補現金流

2018年,對于中國影視行業而言,是充滿變數的一年。在整體電影票房增速降至個位數(7.8%)的背景下,各大影視公司“爆款”輸出難度加大。而曾經的“一哥”華誼兄弟,2018年全年僅有《芳華》和《前任3:再見前任》兩部跨期上映影片,共實現19億元票房;而《云南蟲谷》、《胖子行動隊》等影片,口碑、票房均低于預期,其中,曾被視作有望破10億元的影片《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最終僅實現6.06億元的票房收入,遠未達預期。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京文化(000802.SZ)作為新轉型的文化公司已經連續押中《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爆款,其董事長宋歌曾公開表示,像萬達電影這樣的大公司流程比較復雜,可能會錯失一些好劇本。

除大公司通病外,華誼兄弟還有轉型留下的弊病。“華誼兄弟2018年在電影市場上表現一般,可能與之前去電影化有關,此舉致使華誼兄弟在劇本積累上不及其他公司。”影視投資人曹海濤對藍鯨產經記者表示。

據悉,華誼兄弟最早在2014年提出“去電影單一化”戰略。彼時,該公司董事長王中軍提出,由于電影市場變化太大,如果華誼的業務僅開展電影一項,很容易陷入困境,因此,華誼要尋求多元發展,減輕電影業務的業績貢獻壓力。

此后,華誼兄弟先后投資手游企業掌趣科技(300315.SZ)、銀漢科技、英雄互娛等項目,投入資金逾27億元。但從其投后管理來看,華誼兄弟更像是一家投資公司,并沒有在主業方面與被投標的之間產生導流。同時,華誼兄弟還大手筆進軍文旅行業,宣布打造多個文旅小鎮項目。

但電影主業無爆款、新項目不盈利的現狀,讓華誼兄弟資金流迅速吃緊。中金公司分析師指出,華誼兄弟長期股權投資占比較高,短期資金存壓。其近年來在長期股權投資上花費了較大資金,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該公司經營活動的現金流。

為解決資金問題,2018年下半年以來,該公司創始人王中軍、王中磊多次進行股權質押。根據華誼兄弟最近披露的公告,王中軍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計被質押共計4.9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7.66%。需要提及的是,王中軍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比例為22.02%。

2019年1月以來,華誼兄弟將此前投資的英雄互娛、東陽浩瀚、華誼影城(蘇州)股權等資產進行質押,向民生銀行(600016.SH)、招商銀行(600036.SH)、浙商銀行(02016.HK)、平安銀行(00001.SZ)6家機構申請授信共計33億元。4月,該公司又向王中軍個人借款2.7億元人民幣,并與中泰信托簽署《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合同》,轉讓公司持有的英雄互娛20.17%股份的股權收益權,轉讓價款為10億元。

華誼兄弟2019年相關融資信息(藍鯨產經制圖)

在多次融資后,華誼兄弟籌得資金超過50億元,但從其財報披露的信息來看,2019年被寄予厚望的項目僅戰爭題材電影《八佰》。至于這50億元如何償還,華誼兄弟并未對外披露公司計劃。

實景娛樂項目無優勢,盈利難題待解

華誼兄弟雖然在財報中表示業績虧損的主因是商譽減值,但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投資文旅小鎮也是造成其資金緊張的重要原因。

從“去電影單一化”開始,實景娛樂板塊在公司的比重不斷提高。資料顯示,2018年以來,華誼兄弟電影世界(以下簡稱“蘇州項目”)、華誼兄弟電影小鎮(以下簡稱“長沙項目”)等項目相繼營業。

事實上,2011年起,華誼兄弟就開始在國內布局實景娛樂項目。有媒體報道指出,華誼兄弟實景娛樂將在全國完成20個項目布局。華誼方面此前也曾公開對外表示,實景娛樂板塊未來是公司電影衍生業務收入的主要來源,公司可以從品牌授權、 門票分成及股權收益三個方面獲得收入。

但從其2018年財報來看,華誼兄弟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板塊營業收入1.5億元,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2.15%。華誼兄弟相關工作人員在回復藍鯨產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各項目推進進度存在時間性差異,導致收款進度在各年之間有所不同,等到國內整個文旅市場發展成熟并迎來紅利爆發期,相關板塊業績收入將有望得到大幅提升。

“華誼兄弟做實景娛樂一直以來都是對標迪士尼等全球娛樂公司,但作為娛樂公司,其資金不如地產公司雄厚,加之無出色的IP,很難做大。”曹海濤對藍鯨產經記者分析。

景鑒智庫分析師周鳴岐更是向藍鯨產經記者直言,華誼兄弟做實景娛樂項目比較失敗,項目總負責人目前已經離職;從內容上看,也沒有任何優勢。

據了解,雖不被業內看好,但華誼兄弟2019年仍將有1-2個實景娛樂項目開業。在烏鎮、古北水鎮均面臨游客數量下降的背景下,華誼兄弟的旅游小鎮如何解決獲客、盈利等難題,也是外界普遍關注的事情,對此,華誼兄弟方面也并未正面回復記者的采訪。

主業難歸,站隊阿里

目前來看,實景娛樂項目距離穩定盈利還為時尚遠,華誼兄弟扭虧重點將回到主業電影上。

王中軍在投資者交流會上對外表示,未來,他將深度回歸公司運營,親自掌管公司核心業務,會對公司戰略做階段性調整,聚焦“電影+實景”,強化核心競爭力。

在長時間沒有爆款電影后,2019年1月,華誼兄弟宣布與阿里影業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約定在華誼兄弟主控影視項目、藝人發展、衍生品開發、營銷服務等領域建立全方位的業務合作關系。同時,阿里影業擬向華誼兄弟提供一個5年7億元的借款。

業內人士認為,這一“站隊阿里”的合作,表明了華誼兄弟要聚焦電影主業的決心。而牽手阿里,在某種程度來說,也會為華誼兄弟在資金方面提供一定的保障。

但從當前的情況來看,華誼兄弟聚焦電影主業并不順利。該公司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近9400萬元,主要原因為公司優化電影業務缺席春節檔,導致上映影片不達預期,以及劇集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

對此,曹海濤向藍鯨產經記者分析稱,華誼兄弟2019年開年不利,還是與之前去電影化有關。掌門人王中軍的深度回歸,勢必對未來公司電影質量和成本投入產生影響,對其頭部影片市場表現的提升可能會起到積極作用。

此外,上述業內人士還透露,面對大量短期借款的壓力,華誼兄弟在2019年應該會有不少大動作。因為,一旦拖到年底借款到期,該公司的資金壓力將高于目前水平。

【來源:藍鯨產經               作者:李丹昱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華誼兄弟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將所有“花里胡哨”的部分交給互聯網巨頭們,回歸且專注于電影內容制作,或許會成為華誼、光線們調整的方向。
水煮娛
盡管此前監管一再叫停上市公司對明星公司的高溢價并購案,市場仍前赴后繼,“一旦成功就能雙贏”的利益驅動始終滾燙。然而上市公司會計政策新風向,直接掐滅了這股原始驅動力。
水煮娛
華誼四處借錢、進口片拯救票房大盤、華錄百納扭虧為盈。
水煮娛
1月24日消息,華為在北京舉辦5G發布會暨2019世界移動大會預溝通會,發布了全球首款5G 基站核心芯片——華為天罡。華為還宣布,目前公司已經獲得30個5G商用合同,超2.5萬個5G基站已發往世界各地。
原創
1月24日,華誼兄弟發布公告稱,阿里影業擬向公司提供7億元借款,借款期限為五年。
業界

相關推薦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