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水煮娛
2019
06/04
11:24
周矗,石燦
分享
評論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觀眾積累了好幾天的情緒,終于在5月30日晚間爆發。他們將所有矛頭,都集中在了趙嘉良死亡的設定上。

這一晚,由中央電視臺、愛奇藝聯合出品的影視劇《破冰行動》播出最后兩集。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趙嘉良是劇中的警方臥底,一直占據著很大一部分角色比重。劇中趙嘉良的兒子是李飛。李飛是明處的警察,他們相見難相認,關系糾葛纏繞。

觀眾將不滿情緒瞄準了一個偏離常識的設定。

趙嘉良被軟禁在反派林家祠堂里,李飛前去營救后,他們父子相認。正當反派林耀東家族主要成員在廝殺時,趙嘉良跳了出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林耀東家族殘忍兇狠,不擇手段,痛恨警方,特別是臥底。

趙嘉良這個行為被觀眾解讀為“送人頭”。明知道當時很危險,還繼續暴露自己。更讓觀眾惱怒的是接下來李飛的行為。他用槍對準反派林燦的父親,激怒了林燦,最后趙嘉良被槍殺。

有觀眾分析,如果他在這個場合,會有兩個選擇:一是原地待著不動,暗中觀察林氏一族的動向,等著攻打制毒基地的大部隊進來,再一同抓捕;二是李飛直接帶著趙嘉良從黑暗處逃離林家祠堂,前去與大部隊會合,一同前往祠堂抓捕。

李飛和趙嘉良選擇了另一種傳統黑幫影視劇里的出場方式——送人頭,強行制造戲劇性。如果放在十年前,這一設定興許還有用,但放在現在沒用了,這屆觀眾在方方面面都變得越來越成熟。

除此之外,還有更為集中的槽點,被投射到了年輕演員塑造的角色身上,愛哭鬼陳珂、冷面馬雯、毛頭小子李飛。

除了莽撞外,劇中三人還有一條情感暗線: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后,陳珂喜歡李飛,馬雯喜歡李飛,李飛不知道到底要喜歡誰比較好。有觀眾吐槽,《破冰行動》一定程度上被異化成了家庭倫理劇,弱化了緝毒故事的硬核內容。

這部劇在豆瓣上的開播評分高達8.5分,很多人將它視為2019年度最佳國產劇,與8.5分的《人民的名義》相匹敵。

這種認知并非空虛來風。從演員陣容上來看,吳剛飾演李維民、王勁松飾演林耀東、任達華飾演趙嘉良、張晞臨飾演馬云波、唐旭飾演蔡永強、公磊飾演林宗輝、楊子驊飾演林耀華,這些老牌實力演員的加入,已經極大抬高了觀眾的期望值。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吳剛飾演的李維民,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第一集中,警察夜闖塔寨抓捕制毒犯的場景也令觀眾大呼過癮。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數百村民手拿棍棒與警方直面對壘,導演以倒敘回溯的方式,把現實還原到極致。

“這個題材的劇真的太喜歡了,我要吹爆這神仙陣容,第一集無敵了太燃太炸太刺激了,打戲看得我驚心動魄超級過癮,不敢相信這個演李飛的演員居然就是紅海行動的顧順,進步真的好大,等著各位老戲骨飆戲。”豆瓣網友@你猜我是誰啊在《破冰行動》剛播出來時評價道。

《破冰行動》確實亮點無數:畫面帶有犯罪電影的質感;趙嘉良和李維民嚴肅背后的孩子氣;龐雜的關系鏈被多方位呈現等等。

老牌演員雖演技在線,但蔡永強這個角色的光芒并沒有因強大的演員陣容而被掩蓋。觀眾評價他:“他的眼睛會演戲”“他講話的藝術一般人學不來”“寶藏演員”“全劇智慧擔當”。

《破冰行動》結束后,蔡永強的扮演者唐旭在知乎上回答了一個叫“如何看待《破冰行動》大結局?”的問題,他借用蔡永強的話說:“一群無畏的勇者,堅持在黑暗中尋找光明!用生命中所有的美好,對抗著毒品世界里最陰暗的角落!是啊!最終會勝利的,但是好多的同行者卻永遠看不見這一刻了!你們長眠于此,被我們永遠銘記!雖然今晚《破冰行動》大結局!但‘破冰行動’永遠不會結束!”

即便如此,劇作后期的槽點也讓觀眾難以接受,豆瓣評分從8.5分直降到7.2分。一部在2019年上半年被寄予最大厚望的國產劇,竟草草收場。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圖片來源@豆瓣電影截圖

前有《權力的游戲》“爛尾”被網友請愿重拍,后有《破冰行動》被一步步“寫下神壇”。為什么“神劇”總是逃不過爛尾的宿命?

在網友對編劇的集體聲討中,刺猬公社采訪到了極光編劇工作室的主筆編劇阿蒙。阿蒙曾創作過電視劇《鐘馗捉妖記》《百靈譚》等劇作。她認為,“神劇爛尾”的原因,與目前國產劇制片方的前期開發方式有關。

“一般來說,編劇在寫完故事大綱后,應該先去做每集故事的分集大綱,再寫劇本。但為了讓項目成形,制片方一般會跳過分集,讓編劇先出三到五集劇本給平臺方看,那么編劇就會去精心打磨前幾集劇本。”阿蒙對刺猬公社說。

然而,當前幾集劇本得到了平臺方的認同,制片方就會正式立項,讓編劇盡快趕工后面的劇本。所以,很多劇本的開頭往往是“精心打磨”,而結尾卻“草草了事”。

在《破冰行動》中,李飛和蔡永強最開始是死對頭,李飛懷疑蔡永強是塔寨收買的警方保護傘,蔡永強也不信任李飛,雙方互斗的整個過程讓劇情緊湊有力,蔡永強也表現出了高水平演技發揮。

整部劇的質量轉折點發生在第24集,那一集,李飛和蔡永強冰釋前嫌,劇情中一股潛在的對立力量被消解,后面塑造的對手戲質量,很難超出第6集到第24集的高度。

媒體報道,《破冰行動》在原編劇陳育欣的基礎上,又添加了李立、秦悅兩位編劇,對《破冰行動》的原劇本進行了改動。

同時,阿蒙還提到了另外一種“爛尾”的可能性:很多作家在前期執筆時,為了最大程度吸引觀眾,往往會畫一個“大餅”,設置許多懸念。但在劇情中后期,除了制片方要求、平臺檔期等外在因素,編劇會發現自己無力將前面種下的“坑”填滿,或是懸念和當前劇情有沖突。

無奈之下,編劇只能選擇用一種“強行解釋”的方式,草草收場。

《權利的游戲》第八季被網友瘋狂吐槽的原因,便是編劇使用了一種“強行過渡”的方式,將前期在劇集中建立起來的人物全盤打翻,在毫無過渡的情況下,讓曾經的七國守護者“龍媽”突然火燒君臨城,造成生靈涂炭。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龍媽”火燒君臨城,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雖然可能結局的關鍵點,仍然可能是按照馬丁的授意發展,但是達到這些關鍵點的過程,沒有過渡,直接硬上,讓人物的動作沒有說服力。觀眾對自己一直建立起的人物預期產生了懷疑,必然會有爛尾的憤怒了。”阿蒙說。

《破冰行動》的幾位角色同樣引發了巨大爭議。

《破冰行動》大結局當天,“陳珂”也登上熱搜,正式升級為“最令人討厭的國產劇女主”。

一部分觀眾吐槽,陳珂這一角色什么都不做,只知道“哭”。而且情感戲份過多,沖垮了整部劇的緊張感,“討厭”程度直逼《人民的名義》中的“小黃毛”鄭勝利。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李墨之扮演的陳珂,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阿蒙覺得,如果一部正劇的對話部分讓觀眾感覺很出戲,根本原因是人物塑造得不夠。

“在大段的談話戲中,編劇不僅要告訴觀眾當前發生了什么,而且要通過談話中傳達出來的目的、情緒以及說話方式,來塑造這兩個人物的性格,以及他們之前的矛盾關系,這才是觀眾的看點所在。

她認為,如果在人物層面沒有做足,人物雙方的矛盾沒有張力,那么大段大段的對話,就會讓觀眾感覺十分冗長無趣。

曾獲得三項奧斯卡提名的電影《十二怒漢》,便是一個文戲運用得當的正面例子。影片運用了大量的對話,把評審團十二人不同的人生觀、思維方式鮮活地塑造了出來。雖然在接近100分鐘的影片中,幾乎全是法庭上的對話,但卻一步一個小高潮,營造出了極其緊張的氛圍。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電影《十二怒漢》,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陳珂被吐槽的另一原因是選角問題。觀眾吐槽她眼神呆滯,沒有演技,連扮演“陳珂”的演員李墨之也在微博上頻頻道歉,認為自己“很遺憾沒有完成好陳珂這個角色”。

多次面臨緊急情況時,陳珂的第一表現不是從職業護士角度出發,而是哭、緊張、不知所措。她去塔寨營救蔡小玲時,沒有帶職業醫生,最開始只有她自己和司機去,不夠專業。

在影視作品中,每一個角色選角都會涉及到眾多影響因素。有的涉及到角色的特殊身份,比如張藝謀在挑選《金陵十三釵》中“玉墨”這一角色時,就要求演員又能說南京方言,又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而當時還是新人的倪妮,正好完美地符合了這兩項標準,便成了“玉墨”的不二人選。

在韓國,金牌編劇更是有直接選角的權力。曾寫出高分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的著名編劇金恩淑,便一直想要和男演員孔劉合作。在編寫這部劇時,金恩淑認定孔劉就是最完美的人選。為了讓孔劉在該劇中出演,她專門跑過去和孔劉面談了三個小時,才說服了他。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孔劉在《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中飾演金信,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阿蒙透露,其實在編劇創作的時候,會根據自己筆下角色的性格,在心里擬定出一個合適的形象。但她認為,導演才是更適合去做這件事的人,好的導演往往能看到一個形象上可能不那么符合角色外在特征,但具有打造潛力的演員。

在《破冰行動》身上,除了選角、演技等問題外,老演員的臉譜化也一直被觀眾詬病。

對于推動劇情進展,小人物的臉譜化或許是一種比較快速安全的方式。比如說一些功能性的小角色,他的出現只是為了去引發一件事,便無需在人物身上費太多筆墨。

但在《破冰行動》里,關鍵性角色的臉譜化卻會極大地損害劇情的豐滿程度。李飛從始至終都是“正義”的化身,而少了多面性,在愛情、親情、友情等方面的表現比較弱。

相比來說,馬云波雖是反派,但這一角色反而要豐滿得多。馬云波初到東山市主導緝毒工作取得成效,妻子卻在商場被毒販開槍射中,導致妻子之后產生后遺癥被折磨,只有毒品能慰藉痛苦。這成了他的軟肋。

后來,林耀東發現了他這一弱點,給他輸送毒品。為照顧妻子,馬云波與黑道勾結,但他身在白道,卻違心做著自己討厭的事,無奈、自責、恐懼、痛苦、自救......他的角色充滿了矛盾,活靈活現。

阿蒙認為,比起設計情節,設計人物更考驗編劇功力。如果設計一個人物,僅僅是給他貼一個“人設標簽”,比如“霸道總裁”“傻白甜”,而不去細化人物的性格和故事,就很容易出現臉譜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人物小傳要做足、人物小傳要做足、人物小傳要做足。”

《破冰行動》走下神壇,為何神劇終逃不過“爛尾”?

博社村外停滿警車

她舉了一個例子。“比如一個警察的角色,那么他遇到歹徒,第一反應是什么?如果非常臉譜化的做法,警察就一定要上前,通過他的機制勇猛,制服了歹徒,但是這樣就完全喪失了故事的看點。但如果我們做了更豐富的人物前史,讓這個警察發現,這個歹徒是他曾經的戰友,并且救過自己的命,他不開槍,人質會死,開槍戰友會死,那么人物就陷入了兩難。而他同時患有PTSD,害怕聽到槍聲,那么戲劇和人物的張力,在這個時刻就會豐富起來。”

編劇這一職業,看起來掌握著人物的生殺大權,但其實需要極高的學習能力。在工作中,編劇需要涉及到完全不同行業的專業內容。想要人物角色真實有力度,他們必須要快速、大量、全面地帶入這個人物,搜集這個人物的職業特點、人物關系、生活的城市風貌等等,而且還需要對專業內容的權威度有所把控。

一個劇本在誕生之前,編劇都需要親自去拜訪專家,做實地調研,反復打磨劇本。《破冰行動》的主編劇陳育新在撰寫第一版劇本時,便五次赴廣州調研,采訪了多位一線緝毒警察,歷時兩年半才創作完成。

遺憾的是,現在很多影視劇本的創作周期較短,編輯只靠網上搜索資料便完成了劇本創作。這才有了觀眾普遍吐槽“專業性不強”“不真實”的情況。

阿蒙認為,國內編劇行業的問題就是話語權太弱,從創作和工作推進上都很難占據主導權。她希望國內影視行業可以有更加健全的制度和合作模式去保護編劇的正當權益。

“比如在知識產權上,除了抄襲,制片方會讓編劇進行沒有簽約的試寫、試稿,做完了以后,對方以種種問題終止合作。但有可能繼續使用編劇的創作,甚至是署名權。很可能你辛苦寫了一個劇本,等到劇上映的時候,發現自己署名前會加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甚至還有喪失署名權的。”阿蒙說。

其次,編劇作為整個影視行業最前端的工作,也經常處于被迫“背鍋”狀態。制片方想法的變更,或者是政策導向、資金支持等風險,都會變向嫁接到編劇身上。

“在創作中,希望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劇本質量上,而不是反復揣摩制片方意圖,不斷修改不斷試錯,這樣非常消耗創作力。”

在美國影視行業中,有一個叫美國編劇工會的組織,由影視行業的編劇組成。他們會在各個環節代表編劇,與資方進行談判,包括最低工資標準、署名約定、糾紛仲裁程序等等,為編劇爭取更多的議價空間,保障編劇的正當權益。

相比之下,國內編劇行業仍處于“弱勢狀態”。在行業制度、合作模式規范之前,無論是資方還是編劇,都應踏踏實實地做好本職工作,莫為“流量”低頭,也別為“金錢”折腰,讓影視劇成為一門能沉淀下來的藝術,而不是消費主義模式下產生的“快消品”。

別再讓好的國產劇,失去更多的觀眾了。

【來源:刺猬公社           作者:周矗、石燦】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破冰行動》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