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非洲版“贏在中國”,馬云到底說了什么?

創投圈
2019
11/19
19:12
8字路口
分享
評論

當地時間 2019 年 11 月 16 日,非洲國家加納首都阿克拉市的一間電視演播廳。

臺上站著十個年輕人,有男有女,有黑有白。十張笑瞇瞇又自信的面孔望著臺下的攝像機。

他們背后的大屏幕上,顯示著一排英文:

Africa ’ s Business Heroes(非洲商業英雄)

臺下,四位評委正襟危坐,三男一女。

兩名非洲人,分別是津巴布韋電信大亨斯特拉夫 · 馬希依瓦 ( Strive Masiyiwa ) 和尼日利亞女銀行家伊布昆 · 阿沃希卡 ( Ibukun Awosika ) 。

這些年里非洲本土企業家中的佼佼者。

另外兩個亞洲人面孔,則是阿里巴巴董事局執行副主席蔡崇信,和前不久剛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

馬云

十個年輕人,是在非洲 50 多個國家 1 萬多創業者中,精心篩選出來的最后十強。

他們需要在鏡頭前說出自己的夢想,介紹自己的項目,同時接受來自四位評委的點評,來爭奪共計 100 萬美元的創業資金。

十幾年前,中國有一檔相似的節目也風靡一時,它叫《贏在中國》。

馬云同樣是評委。

01

最先出場的是一位來自盧旺達的姑娘,凱文 · 凱吉里姆普杜(Kevine Kagirimpundu)。

她的創業項目,是造一款盧旺達人穿的鞋。

促使她開啟這份事業的原因,是走在盧旺達的大街小巷,經常能夠看見各種修鞋的店鋪,大批人卻赤著腳。

背后的原因是,盧旺達的輕工業十分落后,鞋襪基本依靠進口。當地的修鞋師傅們只會修鞋,沒有人會造鞋。

時間久了,當地很多人就常年赤腳。

發現了這個市場,她決定自學成才,親自動手。

第一步是在谷歌搜索:

如何制造一雙鞋?

按照網絡上提供的步驟,凱文開始利用手邊上現有的材料——盧旺達街邊隨處可見的廢棄輪胎,開始練手。如何切鞋底,如何打磨皮面,如何粘連,如何縫紉 ......

在幾個月的嘗試和向修鞋師傅反復請教之后,她終于造出了第一雙鞋,又創辦了自己的鞋類品牌,雇傭了 70% 是女性的員工。

她使用的原材料基本來自于廢輪胎。這也是環保的一種做法。

你現在穿的是你自己做的鞋子嗎?評委斯特拉夫冷不丁地問。

站在臺上的凱文直接把鞋子脫下來,光著腳送到他面前。

當然!你看,這里面有我公司的 LOGO…… 我太不好意思了!

全場爆笑,坐在旁邊的馬云也笑了。

這遠遠不是他第一次接觸非洲,和這里的年輕人。

兩年前的 2017 年,馬云就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大學禮堂里,對數千名年輕人發表了一場演講。

他尤其著重提到了自己年輕時三次參加高考,以及 30 次求職被拒的失敗經歷,來鼓勵年輕人們堅持夢想。

在臺下年輕人的多次歡呼聲中,馬云當場表態:

從現在開始,我今后每年都要來非洲,到訪 3 個非洲國家,希望在未來的 10 到 15 年里可以拜訪完非洲所有的 54 個國家。

02

疫苗推廣、農業技術、棕欖油 …… 一個又一個選手上臺,講述自己的夢想。

他們的夢想,往往和非洲這塊大陸的苦難連在一起。

1994 年,震驚世界的最大新聞,來自非洲。

這一年,盧旺達爆發的一場人道災難,注定要寫進人類歷史之中。

幾年前,國內兩大種族胡圖族人與圖西族人爆發內戰,在短短三個月內制造了超過 100 萬人死亡的屠殺,消滅了該國總人口的七分之一。很多中國人都看過一部電影《盧旺達飯店》。

盧旺達女孩克里斯蒂爾 · 奎澤拉(Christelle Kwizera)就出生在這一年。幸運的是,她的家遠離沖突前線,沒有被波及。

但對于盧旺達人來說,屠殺只是災難的一部分。就算僥幸躲過,生活中也需要面對諸多的挑戰和死亡的陷阱。

最大的威脅,來自每個人每天都離不開的水。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因為干旱幾乎都面臨水源短缺的問題。事實上,除了極少數地區,大多數國家都有河流流經,缺水并不嚴重。

真正缺少的,是可以使用的安全水源。

在非洲,諸多致命疾病,霍亂,痢疾,傷寒或脊髓灰質炎病毒都藏在地表水里,每年都有大量的人們飲用了不潔凈的地表水后患病身亡。

當大屠殺已經結束多年,盧旺達的人們仍然一刻不停地死去——只因為水。

奎澤拉的童年就充滿了一次次打水的經歷。

從記事開始,她便每天和母親步行去十幾英里外的取水點打水,負重近 20 公斤,往返輕則五六個小時,重則十幾個小時。

可以說,全家大部分勞動力活著就只做一件事:打水。

在盧旺達,只有幾個大城市擁有自來水網絡,能夠提供安全的地下水,一年的使用價格約 500 美元,約等于一個普通人四分之一的收入。

在大學期間,奎澤拉學習了機械工程專業。畢業后,她創辦了盧旺達水資源公司。

自 2014 年開始,盧旺達水資源公司已經在全國各地 90 多處居民定居區打井和安裝管道,建成了上百處自來水網絡。

他們的價格,是政府供水網絡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馬云點評:

你最大的競爭對手應該是盧旺達政府,因為他們這些年也在積極推進供水建設。

只有你的速度比他們快,提供的服務比他們好,能夠讓你的競爭對手擔心你,你的公司未來才能繼續生存,不斷壯大。

今年 3 月份,馬云在訪問非洲后成立了馬云非洲青年創業基金,總額 1000 萬美元。

這一基金將在今后十年里,每年拿出 100 萬用于支持創業者。

將在各大電視臺播出的 " 非洲商業英雄 " 是第一屆。

03

2009 年,在美國念大學的尼日利亞女孩特米 · 吉娃托布森(Temie Giwa-Tubosun)報名了一個實習項目,回到尼日利亞參加醫療志愿活動。

在故鄉,特米目睹了她此生都難以忘懷的景象,一名產婦遭遇了持續三天的難產。

盡管醫生護士盡全力搶救,還是沒能挽回。產婦最終大出血,導致嬰兒死亡。

挽救嬰兒生命,只需要一場普通的剖腹產手術,或者是及時、充足的血液供應。

看似稀松平常的條件,但在尼日利亞幾乎不可能。

尼日利亞是非洲最大的石油出產國,把石油賣到英國、美國、中國、日本。但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公共醫療衛生條件排名上,它排名全球第 187 名,位列倒數第四。

在尼日利亞,當地夫婦平均要生育 5-8 個子女,每 10 萬例生產中就有 814 例死亡。導致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是產后出血。

五年后,特米擁有了自己的家庭,懷上了兒子,同樣在生產中遭遇了難產和出血。

在與命運搏斗了一天之后,她已經毫無力氣,想著當年那名產婦的命運會不會在自己身上重演。

幸運的是,她已經回到了美國。醫生輕松地給她輸血,做了剖腹產手術,挽救了母子的生命。

那之后,回到尼日利亞的特米發現:

這個國家并不缺少血液,缺的是信息。

因為信息不互通,有的醫院或者血站儲存的血液過期扔掉,有的地方則無血可用。核心問題是信息和物流問題。

2015 年,她根據這個思路創辦了一家 " 生命銀行 "(Lifebank),旨在打造尼日利亞最大的虛擬血庫。

在生命銀行平臺上,收錄了全國 60 家大型醫院和血庫的實時儲備信息,醫院和患者可以及時查詢到距離自己最近的血庫,不同血型的血液、血液制品的儲備情況,第一時間預訂。

而提供信息和配送血液服務的生命銀行,每次收取 10 到 50 美元不等的勞務費。

運送血液的,最初是可以在大街小巷隨意穿行的摩托車和穿越城市河道的快艇,之后是無人機。

成立四年,生命銀行以 7x24 小時的服務,挽救了 5300 名尼日利亞人的生命。

特米說,她的夢想不僅是非洲 2000 萬美元的血液供應市場,還有 300 億美元的非洲醫療市場。除了運送血液,生命銀行還可以嘗試運送氧氣、醫療設備、疫苗等非洲急需的各類醫療用品。

對這個項目,熟悉尼日利亞困境的女銀行家伊布昆給予了高度評價:

你不能擴張太快。尼日利亞的市場很大,你的產品事關人命,這種敏感性注定要求你的生意要足夠謹慎。

馬云開口了,神情嚴肅,句句干貨:

第一,全球視野,本地成功。供血就夠了,其他不要想。

第二是,ppt 拿走,展示未來的數字沒用,市場多大和你沒關系。大部分企業家都說市場多大多大。市場有 1 萬塊,但你只掙五塊錢,那又能有什么用?

我不喜歡 ppt,你未來的預期數據很模糊,只有當下具體的數字才能體現你的成績。

這也不是馬云在非洲第一次談到血液。

他說過這樣的話:

非洲需要造血,而不是輸血。給錢多的國家、給錢多的孩子,不可能有出息。

我們最終要做的,就是通過支持非洲的年輕人,讓他們變成改變者。

我希望接下來的 20 年,非洲至少會長出 100 個阿里巴巴,會有 1000 個馬云。

在馬云這次非洲行,一位中國駐當地使館的官員,在發言中也使用了相似的比喻:

非洲怎么辦?馬云帶來了答案。

一是環保,二是馬云非洲創業基金的活動,激發非洲的內生動力,培養當地企業家。

給錢只能輸血,現在這是讓非洲自己造血。

04

來到這場決賽上的,也有復制中國模式打造的非洲創業項目。

來自埃及首都開羅的年輕人瓦利德 · 拉赫曼,就講了一個漂亮的故事,他的項目是計劃做一個非洲版的餓了么。

按照他的講述,在埃及,全國超過 35% 的人口,接近 1900 萬埃及人都處于肥胖狀態。其中有 360 萬兒童嚴重體重超標,卻有另外 90 萬名兒童患有貧血癥。

所以,他的目標是為埃及人提供平價且營養豐富的食物,遠離垃圾食品。

2015 年,他開發的在線點餐平臺「媽媽」在開羅上線,雇傭各類家庭婦女,利用家庭廚房制作食品。

用戶只需要每個月支付 9 美元會費,就可以成為會員,享受免費配送服務。

不過,現實很骨感。四年時間,瓦利德只吸引到 7000 名用戶注冊,每年訂單數大約 4 萬單。

在開羅 2280 萬人的人口總量前,這個數字顯得幾乎沒有影響力。

相比之下,中國的餓了么第一年占領了兩萬多人的上海交大,第二年就覆蓋全上海,合作餐廳超過 10000 家。

對這個過分談論理念的項目,評委斯特拉夫給予了嚴厲的批評:

我一開始覺得你的規模不行,現在發現你的數字有問題。

你介紹你的項目時總是在強調營養問題,但需要考慮營養的往往是小孩,成年人沒有時間顧及那么多營養的問題。

你們只做所謂的營養餐,在 UberEat(Uber 推出的外賣服務)面前又能有多少競爭力?

對這個項目,馬云直指問題要害:

創業,用太多的理念和故事包裝,缺乏生意模式,不是一個好主意。

先把企業做大了,再來談營養的問題。

一個創業者應該做的事,是要讓要試著把事情變簡單,不要給猴子涂口紅。

最后一個上臺的項目有兩個 CEO。一個上臺演講,一個坐在臺下。

兩個人中,一個擅長運營,另一個則擅長融資戰略,所以他們的工作一般都是混著干,誰行誰上。各自的員工也向兩邊分別匯報。

一位評委問其沒有上臺的原因,上臺的 CEO 回答:他口才不好,我出來講。

馬云點評:

我當年有 18 個創始人,20-30 個業務,不可能有 20-30 個 CEO。為什么有兩個 CEO?4 個 CTO 可以,兩個 CEO 不行 .

一個人只有一個心臟,不能鼻子匯報給腦子,眼睛匯報給心臟。

滿堂大笑,鼓掌。

經過商議,四名評委評出了前三名 " 非洲商業英雄 "," 生命銀行 " 的創辦者特米獲得冠軍。

她將獲得 25 萬美元的獎金。其他人以不等的金額分享余下 75 萬。

05

這一次去非洲,馬云忙得很。

他除了參加 " 非洲商業英雄 ",還給保護自然和動物的巡護員們發獎,訪問了多個國家,最多時一天跑了三個。

在每一個國家,他都受到該國國家元首的熱情接待,同時被問到一個問題:

非洲怎么才能更好地學習中國?

馬云對現場的非洲年輕人說:

看到你們,就像看到 20 年前的我自己。

我嘗試前往硅谷融資,一次又一次碰壁。因為沒有人相信中國的互聯網會發展,沒有人相信中國,因為我們沒有信用卡,沒有物流。

但正因為這樣,才有我們這些創業者的機會。

如果中國什么都有,還要我們干什么?

退休這兩個月,馬云并沒有閑下來,甚至比從前還忙。

他的日程表上,排滿了公益、教育、環保、激勵創業精神、培養女性領導力 ……

非洲,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說:

經常有人問我,為什么中國的機構要來保護非洲的動物時,我想說,為什么不是中國?

中國和非洲,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而且我們只有這一個地球。如果地球病了,沒有人會健康。

非洲是希望之地。看到非洲的創業者,我感覺看到了 20 年前的自己。

來源:8字路口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