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搞博彩,可能是我這輩子的薪水巔峰”

創投圈
2019
12/05
20:41
一本黑
分享
評論

我們講過多次博彩集團和殺豬盤的套路,但博彩集團的生活從未向大家展現過,今天的主人公是一名在國外博彩集團工作了六個月的讀者。

誤入博彩歧途后,從 " 韭菜 " 變成了 " 割韭菜的人 ",他的生活和工作都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為保護主人公,本文根據采訪內容整理加工,文中姓名均采用化名處理。

1

辭了國企 995 的摸魚生活,我一張機票飛到了柬埔寨西哈努克。

工作機會是在常去的菠菜網站里看到的,柬埔寨地區招中華網絡推廣,要求熟悉互聯網,正式工作每月可以拿到 3w+ 的人民幣,包吃包住還配車。

后來才知道,大多數的菠菜公司的招聘啟事都是網絡推廣,薪酬待遇一寫,能忽悠不少高職中專剛畢業的小孩子們來。

人來了就容易了,洗洗腦,高薪誘惑一下,小孩子好騙。又是一個團內的骨干成員。

下飛機的第一秒鐘就覺得新生活要來了,熱帶地區夏夜的風吹在身體上,溫暖,濕潤,是不可明說的爽和向往。司機舉著我的名字在等我,一瞬間覺得我是高級商務精英人士,來貴地扶貧。

第一個小時我就被打臉了,司機放下我揚長而去。加上我司只能夠在白天辦理入職,手續和驗證都十分嚴格,加上我英文實在勉強,人家這么 " 嚴謹 " 的地方,怎么能讓我大半夜隨意入住呢。

菠菜團伙大多是房子和宿舍挨在一起的,方便工作和管理。我的公司是老式的電話房," 口 " 字橫著切開一半的結構。

這樣的房子在柬埔寨屬于 " 豪宅 ",和其他住在柬埔寨老房子里的其他團伙的菠菜兄弟們可不一樣,他們那兒悶熱,不隔音,還不方便逃跑。

我拖著行李找了個角落蹲著抽煙,莫名其妙的蟲子 360° 環繞在我旁邊,都不敢坐下。

腿蹲麻了就站起來晃蕩晃蕩,還能人工防蟲。可能是上天待我不薄, 抬頭看見我司有扇窗戶留了條縫,以我矯健的身姿何愁不能翻進去湊活一晚。

當我撅著屁股一扭一扭的想翻進去,窗框卡在重要部位傳來心領神會的感覺。一聲帶著氣音變了調的 "shit" 嚇了我一跳,然后手電筒的光打在玻璃上,馬上又恍在我的眼睛里。

"shit" 我還想罵娘呢。

我被柬埔寨老哥帶到一個小房間,通過翻譯軟件進行審問和自我介紹,他是保安,我是 " 疑似 " 新員工。

他不能放我走,也不敢對我怎么樣,大半夜的大家都不容易,氣氛一時間陷入了僵局。

我倒沒怎么怕,畢竟我是帶著 offer 來的。保安老哥更不怎么怕,我發了個呆的空,保安大哥已經熟練的點開游戲進入了虛擬世界。

一陣熟悉的音響效果傳來。

我湊過去,果不其然。王者榮耀的東南亞版本。

我!草?!山不轉水轉,那時那刻,我覺得我的運氣直逼楊超越。

迅速下載同款游戲,查看技能,新手任務之后,與翻譯軟件一起帶著保安大哥飛。保安大哥笑的可以直接去代言黑人牙膏。

兩個小時以后終于被保安大哥領到一張床邊,謝天謝地,我終于可以睡了。

2

第二天,交了護照順利入伙,擁有了自己的床位。

第一個星期,我沒有任何其他的工作,除了用一臺本世紀前十年生產的大屁股電腦玩彩票游戲,在國外沒了墻,我能接觸到更多的彩票類游戲,中英文各一半吧,英文差也不怕,和 p 站一樣,只要你想,你就能找到使用方法。

在這一個星期里,我摸清了公司的結構。

最高一級是老板,之后是財務人事團隊負責人三大支柱。每個負責人除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都有要監視的對象,如果發現重點監視對象要逃跑、打架等行為,就會有團隊內的打手教官來管教,教你乖。

人事部還分行政資源廣告部,行政主要就是前臺和英語。

資源部掌握了公司所有的客戶機密,以及一些技術和老師傅差不多的人,能夠把別的公司的客戶資料 " 借 " 過來,然后主管分給團隊負責人,小團隊對其他團隊的客戶進行洗牌和洗腦,變成自己的。

廣告部女孩子多一點,小部分男生負責網站,網絡維護,app 什么的。女孩子主要負責在小平臺直播、吸粉,在 " 殺豬盤 " 里需要女孩子的出鏡或者聲音。

團隊的負責人不止一個,基本就相當于現在的部門經理,一個人帶 7、8 人左右的小團隊工作,負責團隊內業務的正常進行,購買足夠數量的微信號、QQ 號、四件套(持卡人的身份證復印件、銀行卡、網銀 u 盾、手機卡)等。

此外團隊負責人還要負責整個團隊的日常起居,照顧團隊人員的生活,傳達老板的精神等等。

我們的上級精神,比國內無數的上級精神都要簡單粗暴直接,能鼓舞員工干勁兒:" 這個月沖業績啊!!100W 有大獎啊!!"

小團隊負責人會得到團隊所有客戶的信息,手機號、微信號、QQ 號碼等。客戶資料對于菠菜團伙來說非常重要,相當于客戶機密了。

信息不好管理,還會建立專門的網站統一管理,并配備統一的維護團隊

另外,我們菠菜兄弟本身,也是團隊非常重要的生產資料,畢竟拉個人進菠菜變成熟練工種也不是非常簡單。

大型團隊會為了菠菜兄弟們配備保安,保安都是當地人,合法持槍并配備持槍證。

3

在自由的玩了一星期彩票游戲之后,領導 " 天哥 " 終于理我了。

天哥是東北來的,給我培訓的過程也很符合東北的簡單粗暴,我們的團隊有專門的廚師,天哥和我單獨吃了一頓,問我這一個星期看會多少?

我點點頭說差不多都知道,天哥拍拍我說,小伙子好好干,掙錢發家,哥哥等你。我點點頭干了啤酒,我這就算是正式入伙了。

心里還是有點打鼓的,但是情到濃時不由得我不答應,暈暈乎乎的就開始了菠菜生涯。

下午的例會上,天哥把我介紹給了團隊的人,我們小團隊大概有 7 個人,和我睡一個房間的阿三也是團隊的。

阿三本來不叫阿三,但是他的大眼睛和深眼窩令人印象深刻,加上個子不高皮膚不白,被上面的人開玩笑說像印度人,阿三的名字就傳開了。

天哥給了我一些微信號和客戶群,不多,大概有二十個左右,然后給我打了 50w 的推廣費,是當月的廣告錢。最后拍了拍阿三的肩膀,說讓他帶帶我。

內心震驚了一下,居然有這么多——

工作了兩天以后,錢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不禁花的東西。

我第一個月的 kpi 是轉化和引流,可以通過渠道算出,我的渠道拉來了多少客戶。

我們是朝七晚七的工作,畢竟 " 辦公室 " 和宿舍在一個地方,沒有上班時間,如果你愿意,可以不刷牙不洗臉,打著赤膊穿著拖鞋來工作。

日常就是去貼吧,微博,各個小論壇發推廣的帖子,我們可以注冊無數個號,萬一遇到被封的,就再來一個!

我的方法是在比較熱門的評論下面直接發送賭博網站消息,但是這樣的獲客量不高,特別是微信封禁用戶非常快,有點頭疼。

阿三告訴我可以只發釣魚連接的黃色網站,有心人聞著味就來了。

試驗了大概一周左右,我覺得效果還挺好的,多了一部分人,我以前覺得:竟然有人會點這種鏈接?看了就像詐騙。

恩,真的有,人還不少。

后來我摸出了規律,尋常的帖子下發色情網站的內容,一些體育比賽下面,可以發贏錢的截圖或者網站,就有人會自動私信你。

兩種交替著來,不管多或者少,總有業績的。

推廣費的大頭,用來在直播間打賞女主播,黃賭毒不分家嘛。大平臺肯定不行,需要錢的小平臺,對我們這種刷禮物發網站的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打賞的多了,主播就能在直播界面掛一個你的微信二維碼,或者是網站的二維碼,看你想要什么。

直播平臺打賞帶來的客源是最多的,直播平臺打賞的是真金白銀,且打賞的禮物通常是價格通常比較高,這樣客戶在一開始就會有一部分安全感和信任,真的覺得可以通過菠菜掙到錢,就點進網頁進行注冊付費了。

客戶的注冊量和充值量都是我們考核的標準。如果沒有完成指標,這推廣費也不可能一直給你,一開始是批評,上課,教育;后來就直接不給你推廣費,讓你干一些雜活,要么就直接會被開除。

這些都算是開發客戶的一部分,只是開拓用戶,這樣掙錢并不穩定,忽高忽低,第一個月我并沒有接觸到公司實質上的資源。

從第二個月開始,我就可以拿到一些微信賬號和團隊客戶資料了了,得有小一百個吧。微信賬號被封的可能性很高,四五十個發廣告的賬號留存十個已經很不錯了。這部分的工作內容是,每日維護客戶資源群,并且發展新客戶到你的微信里。

我自己用的幾十個微信號,在我接手之前,全部是由資源部統一管理的,找一些懂一點中文的當地人,去別人的微博微信上找一些風景、自拍、和當日新聞發朋友圈。

柬埔寨人工資很低,能降低成本,一個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的當地人,工資每月就一千塊錢。微信號到我手里的時候,就是一個看似很真的活躍賬號,能夠直接上手使用。

4

從色情網站進來的人,基本都是老賭鬼,套路熟悉的很,也不和你多廢話,就是直接下單。在老賭鬼眼里,錢就是一個數字。

我之前有一個新疆來的客戶,加了微信以后就是在我們平臺下的單,當時正逢籃球比賽,一單就是十幾萬,幾十萬的下,有輸有贏,籃球比賽多嘛,加上七七八八的一些小型娛樂項目,一天,我在他身上的流水就有幾千萬。

這種話少,錢多的老賭徒千載難逢,客戶到了我手里都是搖錢樹,我不會把資源告訴任何一個人。但是拉新人進賭,真的很難。

真的會人格分裂。

之前爆出 200 人的群,除了他剩下 199 個都是騙子。國內輿論一片嘩然,這算個 P 啊,這就是基本的操作手段。

要是知道這 199 個人都是 1 個人,是不是要驚訝的暈過去。

我去了兩個月,手上就有了六十幾個微信號,建群騙人是常事。我們每個小團隊都有主攻目標和次要目標,一個百人群通常實際上只有 1 到 2 個人負責。

每天上班,先擺好我的兩箱手機,就是淘寶上那種塑料箱子,六十多個手機擺在架子上,我就來回折騰。

干這個工作真的特別容易人格分裂,群主,群管理,咨詢,小助手 123,還有老賭徒,贏了的新人玩家,大學生,少婦 …… 全都是我一個人。

從未見過如此精神分裂之人,我要哄對象能有伺候金豬爸爸這么耐心,也不會單身到現在。

我有一次騙一個廣東客戶,半夜兩點,本該同為新人的微信號 " 琪琪姐 " 突然說了一句 " 我們平臺真的特別好,我都玩一年多了 ……"

這句話發出去我就嚇一跳,對面發了個 "?" 過來我冷汗就下來了,這是我們的主攻客戶,可不能出錯,不然這個月收入能少五位數。

我嚇得趕緊從床上爬下來去隔壁搬出我的兩箱手機,群主開始發紅包,群員開始跟著 high,愣是把深夜一個人的寂寞變成一群人的狂歡,才把這件事遮掩過去。

我在菠菜集團干了 6 個月,后面兩個月,我走路睡覺都飄飄然,覺得自己有時候是個大姐姐,有時候是個小弟弟,走在街上經常發呆,真的要被折磨瘋了。

5

干菠菜掙錢么?

我不知道我的產出和投入比究竟怎么樣,在西港第一個月,沒有任何渠道和資源,只有 6000 的基本工資拿,和很少一部分獎金,因為管吃管住所以純賺。

后來幾個月,我的業績不錯,每個月都有兩三萬的入賬,有點小開心。阿三告訴我,在這干的三四年的,每人每月平均工資能到七八萬。

那也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干我們這行的,流動性挺大,我已經干了幾個月,并且業績不錯,加上我本人性格開朗,能和上司們玩到一起去,天哥有意提拔我成小組的領導人。

說實話那是我最風生水起的時候,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三個月能升官,順手抄起啤酒說謝謝天哥,仰頭把酒一飲而盡,然后和天哥一起大寶劍去了。

我和天哥叫了三個小姐姐,帶勁。

這個時候團隊里來了一個新人,那個月我有點松懈,每天除了維護日常客戶,就是混在領導班子中間吃吃喝喝大寶劍,新帶進來的客戶沒有那么多,新人第一個月走運聊了個大單,收入是我的兩倍。

之后一個月,團隊資源傾斜給了新人,以前都是傾斜給我的,我的仕途受阻,過去國企的羊性職場文化讓我感受到了工作上的挫敗。

我決定,奮發圖強,努力奮斗,發揮狼性文化的巨大職場價值,連續兩個月把新人干翻在地。

天哥重新重視了我,但我卻再也開心不起來了。

雖說是 996 的生活,但是真正累的不是上班是下班,下班了以后,我們經常約飯,也和隔壁團隊小團伙一起吃,大寶劍是少不了的,反正也不花我錢。

每天晚上玩到三四點,然后又七八點起來上班,神仙也扛不住。

我經常混跡于這些飯局,也發現了菠菜團伙之間并不是風平浪靜,主管和主管之前也有權力的傾軋和爭斗,天哥要提拔我,是因為我是一把好槍。

哪有什么真正賞識。

更讓我難受的一點是,阿三走了。

我和阿三聊的不多,除了剛開始他教我幾種方法以外,我喜歡每晚出去喝酒,他就經常悶在宿舍,話很少。

或許是我天生人緣就不錯,阿三告訴我他是國內過來的學生,被騙過來賭,護照被壓在賭場了,來這工作是攢錢要護照的。

我那天摟著妹子進宿舍,阿三的床上沒人,我內心竊喜,沒人好辦事。

妹子走了才看見阿三留的紙條:我走了,兄弟回家了。

沒有想象中的瀟灑和解脫,阿三的字兒也太丑了,狗爬一樣歪歪扭扭的。

我不知道他去賭場拿回護照的過程是怎樣的,但凡要護照的事兒有一點點不順利,阿三面臨的就是遣送回國,我不敢想,也沒法問。

我和阿三都是有默契的人,倘若離開西港回國,沒必要聯系,誰也不愿回憶,微信肯定不是現在手里這個。

我看著阿三的離開,開始盤算自己以后的路。

宿舍很快住進了新人,我的心思卻不在這里了。

我的護照還有一個月到期,父母偶爾打電話問問國外的工作怎么樣,天哥和另一個主管的競爭日漸激烈,我日常在爭斗之間當槍用。

這樣的生活真的沒意思,我決定離開,決定離開的那個飯局上我聽到了他們又在搞的大計劃。

他們投了大價錢去操控世界比賽前一分鐘和三分鐘的比賽結果,然后用盡渾身解數誘惑你在輸的一方下大價錢。

開的是一分鐘和三分鐘的盤,賺的是一百萬和三百萬的美金。

越高等級的比賽懷疑的人越少,是一本萬利,吃人不吐骨頭的買賣。

可能是真的清醒了,我聽到的時候只覺得不舒服;也可能是歸心似箭,越想回家,就越想回家。

最終我也不知道這筆大價錢的生意有沒有成功。

6

我最后請天哥吃飯表明去意,天哥拍著我的肩膀,說你想好了,一如我正式加入的那一天。

我給天哥轉了 4 千美金,是我一個月的收入,我說護照麻煩您了。他轉頭去打電話,我在他背后喝酒,算是敬他一杯。

回宿舍的時候,我兩箱子手機已經不在了,我自己買的備用機也在里面。說不上凄涼和憤慨,只是覺得沒意思,仿佛酒醒大夢一場。

敬你媽的酒,擼你妹的感情。

我拉著箱子出來,一秒鐘也不想多呆。我去前臺問護照呢,她別別扭扭不愿意給我,我轉了一百美金給她。

我真的不想多廢話了。

打車去機場,大概回了 200 次頭,祈禱沒有人跟著我。

我訂了最快回國的機票,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舍得給自己買頭等艙。

看見國航的空姐的一瞬間,我感覺到了家的溫度。飛機起飛的一瞬間,我的心終于落下來了。

謝天謝地,我回家了。

來源:一本黑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香港六肖中特官方公